头像
admin

蜜桔视频下载

未分类

♂? ,,

,最快更新不死武皇最新章节!

此刻!

林辰与柳雁,对峙而立,一人怒气腾腾,一人心如止水。

不错!

林辰就是太安静了,静得有些诡异,静得发寒,气息收敛无,柳雁实在找不出丝毫的破绽。尤其是林辰那双冷桀的眸子,像是钉子般钉死了自己,对视得越久,心里就越发心虚,斗志不断锐减。

渐渐的,柳雁握剑之手,掌心是汗,咬牙暗道:“该死的!我怎么怯场了?眼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若是我怯而不战的话,非得被笑话柳府不成!可是,这家伙的气息实在是太诡异了,我根本无法将他看破,更是无从下手。”

“额?怎么还不动手?”

“雁长老不会是害怕了吧?”

“懂什么!高手对决,拼得就是气势!是气势,懂吗?”

······

众人议论滔滔,不知柳雁额头,亦是汗珠直流。

气质美女曦曦

柳杨亦是面色深沉,传音提醒道:“雁老!事关柳府荣辱,不可怯场!而这家伙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只若专心应敌,力以赴,定可治他!”

闻言!

柳雁脑海一震,清醒了几分,目光变得冷厉起来,手中剑气激鸣,一股凌冽的气势,如狂风般凛冽席卷过去。

“狂贼!受死!”柳雁冷喝一声,整个人变得身轻如燕,脚不沾地,带着至凌锋芒,柳细剑气,呼啸着撕裂气流。

雁归落!

一声厉喝,剑如飞雁,闪射出重重剑影,凌冽闪烁着,剑光激荡,斑驳刺目。看似轻盈,却是锋芒如针,犀利无极。

“好剑法!”林辰赞了声,厉目紧凝,在剑影近身之时,又沉沉道了声:“可惜,要杀我的话,那就差得远了。”

影痕!

来无影,去无踪,无影无形,在敌手眼中,林辰这一剑出鞘,快到好似成了幻觉般。

咻!~

虚幻剑气,瞬息诡异闪掠,柳雁握剑之手,直接一串鲜血溅出,锋芒挑断了他的手筋,惊叫一声,长剑哐啷一声落地,惊恐万状的步退,手中鲜血滴答。

而见林辰,依旧是冷酷傲立,岿然不动。

快!

众人惊愕至极,又是一手快剑,瞬息破招,狠狠挑断了柳雁的手筋。而且从头到尾,没有谁能看清楚林辰是如何出剑的,甚至还无法确定到底使了什么利器?

柳杨与柳刀,面面相觑,眼底充满震惊。

一剑杀!

果然是一剑便可结果性命,若是林辰起了杀心,柳雁与柳青风根本毫无活路。

林辰满脸森酷,眸光凛凛,冷言讥讽道:“真是失望,还以为们柳府底蕴深厚,武艺精湛,没想到竟是群没用的废物!”

“我们柳府还由不得放肆!”柳刀怒然而出,扬刀而立,杀气腾腾的叫喝道:“嚣张狂徒,不可一世,就让我的刀,好好教如何低调做人!”

“有意思,那小爷就看看这把废刀够不够锋利?”林辰戏虐一笑,柳鹤是怎么对付林府的,那林辰就怎么重挫柳府的锐气。

“能够宰割这狂徒,说够不够锋利!”柳刀冷喝道。

柳杨则是面色阴沉,虽说柳刀修为已臻六转真武,比起柳雁更胜一筹,但林辰修为更加深不可测,难有胜算。为了维护柳府的名誉,柳杨不得出暗招,指间便暗暗现出了一道尖细飞刀。

柳叶飞刀!

是柳府的独门暗器,蕴含剧毒,灵武境下,不幸中了柳叶飞刀,三息之内,立马毒发身亡。但眼下众目睽睽,柳杨只得暗中偷袭,而且量不再多,否则反而让林辰有所防备。

不由,柳杨暗暗传音道:“刀老,竭尽力对付这狂贼,我自会暗中助一臂之力!”

闻言!

柳刀暗暗冷笑,自知柳杨的意图,便挥起战刀,冷凛道:“阁下剑艺高超,犀利无极,不知阁下可敢与我烈火刀,正面交锋?”

“一把废铜烂铁,如何不敢!”林辰神态傲慢。

“那就让尝尝废铜烂铁的威力如何!”柳刀如雷震步,气贯长虹,刀身凝聚出狂暴至极的力量,强大的劲势使得周方气流急剧流转,奔腾不休。

“烈日耀天!”

柳刀怒喝一声,厚重的刀身,好似将前方气流扭曲抽空,连着无数音爆声起。一步一刀,刀气纵横,连环重斩,挥霍出漫天刀芒,交织如网,以狂风暴雨之势,势若雷霆,凶狂无极的朝着林辰冲杀过去。

嗖!嗖!~

一道道犹如流星般的凶凌刀芒,刚猛霸道,所向披靡,横冲直撞般席卷而来。

刀劲霸道,凶猛无匹,林辰上了几分心。

猛地!

林辰御动气血,血脉凸显而出,滚滚蓄势。眼见狂暴刀雨,猛烈席卷而来,林辰眸光寒芒一闪,身随剑动,如若闪电惊虹,笔直极掠而出。

破锋!

迎锋破锋,至凌锋芒,无坚不摧。

咻!~

身如残影,模糊不清,林辰的身影变得飘忽不定,如同天上的流云,不受常态的束缚。唯独锋芒如虹,以流星袭月之势,锐不可铛,击破重重的纵横刀气,呈直线轨迹,一路疾驰。

柳刀大步奔雷,凶狂挥舞着战刀,席卷着猛烈刀气,以最蛮横的方式,咆哮着迎着林辰杀去。

嘭!嘭!~

刀气重重粉碎,至凌剑虹,依旧势不可挡,如同飞舟破浪之势,击碎一切,两者一人持剑,一人握刀,一人犀利无极,一人霸道无匹,絮乱不堪的气流中,犹如两道闪电,劈开混沌,直面交锋。

一个照面,柳刀爆吼如雷:“死!~”

咻!~

霸刀怒斩,劈刀断浪之势,力撼千均,气流发出强烈的撕裂声,刀锋凶凌至极的劈开劲流,迎着对手锋芒,怒斩过去。

铛!~~

刀剑激碰,电光火石,锋芒交击,一股股强劲至极的势气,呈涟漪浪涛般朝着四方疯狂肆虐开来,方圆数丈内地板龟裂,瞬息化为齑粉。

交锋之余,柳刀明显目露恐色,眼见刀锋,竟被犀利至极的锋芒,切破开一道口子,延绵强劲,如同洪涛般连绵震击入体。

顿时骨络悲鸣,握刀双臂,筋脉几乎被劲道摧裂,气血上涌,压抑不住,鲜血夺口而出。

就在那一刻!

蓄势已久的柳杨,手中飞刀,以闪电一线,疾手脱出,细如长针,击破劲流,肉眼根本难以捕捉,以最刁钻的角度,却下了致命,直击林辰的丹田。

“恩?”

林辰目光一凛,早就知道柳府这些人的德性,正面不敌,便暗箭伤人,早有防备。以林辰超强敏锐的感知,立马锁定飞刀掠行轨迹。

猛地!

林辰一剑震退柳刀,柳刀惊骇万分,踉跄步退。

旋即!

林辰身形诡异偏转,像是醉酒似的,身形摇晃,斜斜漂移,剑势回转,随心所欲,斜挑过去,将飞刀绕在剑中,凌冽回旋。

柳杨意识到不妙,失声惊呼:“快闪开!”

“晚了!”

林辰冷喝一声,利剑一转,回旋的飞刀,环绕着剑身,呈螺旋之势,折回掠出,朝着正逼退中的柳刀,精准至极的飞射过去。

“呃!?”

柳刀两眼迸直,面色蜡白,飞刀势如闪电,猝不及防,根本无力闪避。

噗嗤!~

鲜血喷溅,飞刀直中柳刀心口,柳刀惨叫一声,纸鸢似跌宕翻飞,踉跄冲落在地。立马剧毒攻心,满面乌黑,痛苦抽搐,极力*:“杨老···救我···”

“刀老!”

柳杨脸色惊变,立马掏出一瓶解药,猛地灌入柳刀口中。

可惜飞刀正中心口,剧毒直攻心,纵有解药,亦是无力回天。柳刀脸色由黑转紫,浑身剧烈抽搐,痛苦万分,两手死死攥着柳杨的手,双眼爆出血丝,发紫干裂的嘴角微微抽动着:“我···我···”

终于!

最后一口气还是没吐出来,毒发身亡,两眼发直,死不瞑目,硬邦邦的倒下。

“刀老!刀老!”

柳杨等人痛呼,愤怒至极。

林辰冷傲而立,淡然道:“我本无心伤人,们却在公平比武之时,暗箭伤人!那我只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别怪我心狠,这是们咎由自取!”

“是柳叶飞刀,可是柳府的独门暗器!”

“这柳府也太卑鄙了,竟不顾颜面,暗箭伤人,真当我们都是瞎得吗?”

“纵是如此,但这剑客的实力也太可怕了,不仅能够防着暗器,还能借以敌手暗器,反施其身。柳府此举,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害死了柳刀长老。”

······

众人唏嘘不已,暗箭伤人为小人,柳刀虽惨死,但绝不会有人同情。

“狂贼!竟敢害死刀老!”柳杨暴怒切齿,面露青筋。

“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明明是先暗箭伤人,卑鄙无耻,意图致我死地,现在还想反咬我一口,们柳府还要不要脸了!”林辰一个劲冷嘲热讽。

“混账!”柳杨快要气炸了,怒然道:“不管是谁,出于什么目的,今日若不将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咻!~

柳杨拔剑怒发,一股凛冽剑气,满载着怒火,席卷着猎猎狂风,剑气纵横,怒火万丈,杀机凛然。

七转真武,小成剑势!

林辰视而不屑,柳杨就是再高上一转修为,也不是他对手。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