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的第一任妻子的跌宕人生

人生的花团锦簇、险象环生与峰回路转间或许只隔着一个岔道,谁也无法预见不可知的未来。

不可知的未来这短短六个字,几乎成了她一生的写照。

她对他的爱,让她从命运的春暖花开走向了冬风凛冽,爱到无私,爱到痛。

他是梅兰芳,但她不是福芝芳,也不是孟小冬,而是王明华。

在他最低落时,她来了

1892年,一个女孩出生在北京一户小人家。孩子的父亲王顺福是京城唱青衣的伶角,他对刚出生的小女儿爱不释手,为她取名明华,愿她日后出落得伶俐大方。

王明华虚岁19那年,有人登门说亲,男方是个初绽头角的小旦,生得俊美周正。有了同行作保,王顺福又看出对方是棵好苗子,就把女儿许给了对方,那人就是梅兰芳。

那时的梅兰芳17岁,正处于倒仓变嗓的时期,无法登台表演。

在前途未卜的忧郁氛围里,梅兰芳养了一群鸽子,常常一个人站在高处望着鸽子飞向远方。由此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梅兰芳该有多么的无助和凄凉。

于是,她来了,带给他幸运的眷顾与春风般的温暖。

那时的他“一无所有”

王明华从不嫌弃梅兰芳家境贫寒,而是尽心尽力操持家务。梅兰芳有件过冬的羊皮袍,因为穿的时间太久了,皮板子已经很破,但经她的巧手缝缀,就又可以让梅兰芳多穿一个冬天。

每每看到妻子于天寒地冻的雪夜坐在被窝里就着昏暗的光线一针一线地缝补时,他的心中就充满愧疚和感激。

新婚的恩爱让梅兰芳顺利渡过了变声期,婚后一年再登戏台时,一举拿下了京城菊榜的第三名。王明华与梅兰芳十分恩爱,结婚的第二年就生了个儿子,取名大永;隔了一年又生了个女儿,唤作五十,儿子、女儿都很乖巧。

那时梅兰芳每当散戏回家,总是与妻子说起演出的情况,一边与儿女嬉戏,沉醉在天伦之乐中。

在那样的包办婚姻年代,能寻得自己一生的良人,她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因此,王明华有了做绝育长伴梅兰芳身侧的念头。

那时的他们很幸福

她绝育,只为支持他

在生下一儿一女以后,为了能不因怀胎十月而无法照料梅兰芳,王明华终于下定决心去做了绝育手术。那时的她,没想过自己将来的后路,只一心想成全爱人的理想,为他扫清身边的麻烦。

此后,王明华就是梅兰芳的“经纪人”。梅兰芳的每次演出、应酬,她都会相伴出席,奔走于全国各地,形影不离。

在梅兰芳的新戏《一缕麻》中,她曾为他制作了人物形象,甚至连他在剧中的戏服都是她自己的衣服。

“梅派”汲取“花旦”和“青衣”之长,既雍容华贵,又典雅端庄,而那些华丽的戏服、头饰和化妆都出自王明华之手,在艺术成就上,年轻的他和她是共同的奠基人。

他撩帘登台,她便端着紫砂壶候在帘后,壶里是胖大海和麦冬泡好的茶水,随时等他大段唱下来回场饮嗓子。

他渐渐走红后,免不了人打扰,而有她在侧,望者自退,给他省去不少麻烦。

在他宏大的人生乐章里,她的“把场”似乎是段颇为温暖的小调。

1919年,梅兰芳成为首位到日本演出的京剧艺术家,而她,负责他全部的演出事项。

儿女双全、夫妻和美、丈夫事业蒸蒸日上,此时王明华被成功和幸福包围,沉浸在蜜糖般的生活中。

他声誉天下,她貌美如花

从留下的不多的照片来看,王明华五官清新,面貌清秀,气质冷清淡然,她不像福芝芳面如满月一脸福相,也不像孟小冬俊眼修眉,天生的顾盼神飞,她更像一个内敛的旧式女子,不外露但心里非常有分寸,不张扬却聪明内秀。

王明华很在乎梅兰芳的体面,所以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

据说,她经常穿着当时最时尚的镶着各式花边的芘芭式小袄,以及露出脚面的裙子,她还学会了穿半高跟的皮鞋。

有人回忆,著名的天宝首饰楼会定期把新款耳环、胸针、项链等等首饰送到家里供她挑选,而她最喜欢碧绿的玻璃翠,胳膊上常年不变地戴着一只翠手镯,其他首饰则根据服装、场合、季节随机搭配。

几乎与梅兰芳成为京剧明星的同时,她成为了完美女性的象征。

当年,有身份的外国人当玩转北京的三大盛事:一游长城,二观梅剧,三访梅宅。可见海内外名流均以拜访“梅宅”为幸,以一尝“梅三桌”为荣。

院宇深深、山石曲廊的东城无量大人胡同5号俨然是最著名的民间外交场所,而她,则是那里仪态万方的女主人。

如果没有之后的惨烈变故,这对梨园伉俪或许将是传世佳话。

冬日的凛风,吹散春日的暖

随着他渐渐走红收入日增,又见她如此能干,梅兰芳的伯父梅雨田便放心地将家里银钱往来、日常用度的账目交由给她。在她的细心安排下,梅家虽未大富大贵,但也安逸。

正是日子红红火火的时候,不幸的事情却突然发生。她的一儿一女都感染了麻疹,全家人遍寻名医良药,可两个孩子还是不治夭折。

儿女的离世将意味着她从万事顺意的优渥少奶奶,一下子变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孤苦妇人,生活里莫测的变幻立刻击垮了她,甚至,连个挽回的机会都没给——无论她怎样的能干贤惠,劳苦功高,无论她多么的才华横溢,事业良伴,梅家怎么能没有后代呢?

于是,她的娘家人出面,希望他们收养侄子王少楼做儿子。

但他不同意,因为他还年轻,应该有自己的孩子,而且他还是家族里兼祧两房的独子,断不能无后。

日久,王明华竟因悲伤过度害起病来。病榻上的王明华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他还这么年轻,想要自己亲生的孩儿,又能有什么错呢?

为了梅家的后代,她最终让步同意他再娶,只是,自己竭尽全力照顾丈夫,希望与他白头偕老的梦想被毫无征兆的现实击得粉碎,她只好悄无声息地蜗牛般蜷缩到宿命的甲壳中。

不久后,梅兰芳以“双祧”之礼迎娶了名叫福芝芳的新娘。这个新娘也学戏,青春年少、正大仙容。按“双祧”的规矩,两个妻子平起平坐,不分大小。

夫妻十年恩爱,太过美好,却如弹指一瞬,如今就连妻子这个称谓也不是唯一的。王明华知道自己从此的命运,只有深闺里的冷衾寒屏相伴。

爱到无私,爱到心痛

成婚当夜,他先在她房里陪她说了会儿话,王明华的心中又是感动又是酸涩。一会后,他说:“你歇着,我过去了。”

事已至此,她强打起精神不让丈夫忧心,笑着回答:“那快去吧,别让人等着。”

那一夜,王明华不知翻来覆去多少次,更深露重,她对丈夫、孩子的思念只能一点点的流淌进枕头里。

福芝芳的第一个孩子出世第三天,遵长辈的训示叫奶妈把孩子抱到王明华屋里,算是她的儿子。

满月那天,她把亲手缝制的虎头帽给孩子戴上,叫奶妈把孩子依旧抱回福芝芳屋里。

她向福芝芳道谢:“姐姐身体不好,家中杂事还需妹妹料理,妹妹年轻健康,又有孩子姥姥在身边帮助照看,所以,拜托妹妹呵护好梅家这根独苗。”

所有人都被她的识大体、顾大局感动了。

可是,她自己却病倒了。

起初只是不思饮食,时常胃痛,后来又染上肺结核,久治不愈。她担心肺结核传染给一家老小,尤其担心传染给梅兰芳,影响了他的艺术事业,便决意离开。于是,在特别护士刘小姐的陪同下,她到天津马大夫医院治疗。

对于王明华而言,她不仅是去养病,还是把一生所系所爱都拱手让人。她选择退出,选择成全,那一刻她心中的痛恐怕难以言说。

他在红尘潇洒,她在病榻相思

孤身到天津的王明华,知道自己不过是熬日子罢了。彼时的梅兰芳,愈发在伶界红得发紫,还有一个被称为“坤伶须生”的佳人孟小冬。

孟小冬出身武生世家,漂亮,和梅兰芳的才貌旗鼓相当。他们在戏台上颠龙倒凤的演出深入人心,连报纸都争相报道他们的绯闻轶事。

病榻上的王明华偶尔听闻这样的故事,只觉得丈夫已经遥远得像红尘中的一个梦。

有时候,人生就像一场戏,她唯一拥有的,只是那十年的温馨记忆。

1926年的某日,梅兰芳带着孟小冬来探望王明华。王明华看到孟小冬的才情容貌,觉得确实配得起丈夫。于是,一无所有的她给了自己能给他的一切:祝福。

他已名扬天下

再同卧榻,已是长眠

1929年,王明华病危。因她一生宽大能容,家人都非常感念尊重她。梅兰芳带着第二位妻子福芝芳四处寻谋万年吉地,最后选定风景秀美的万花山。

王明华最终香消玉殒,死时才三十多岁。她没有儿子送终,福芝芳就让自己的儿子去接灵。大儿子患了重病,就让管家边抱着三岁的次子边打幡,迎回王明华的灵柩。

此后,时光跌宕,世事浮沉,却再与她无干。

直到1961年,梅兰芳因心肌梗塞在北京病故,入土32年的王明华的棺木被请出来,重新与梅兰芳合葬在一起。她终于等来了他。

王明华一辈子,爱梅兰芳太痴,命运却总是跟她开玩笑。

她成就了梅兰芳的幸福,成就梅家的兴旺,却唯独忘记了自己。

她是爱的那么无私,爱的那么痛。

亦或许对她而言,能与他相遇,无怨无悔爱一场,就足够了。

发布者

悦贝兰因

悦贝兰因信息部小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