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admin

麻豆传媒网

未分类

那旁,累的满头大汗的高蓝,终于爬到了马背上,正不知道该如何驾驭马,随便一甩马缰,那马儿得了命令,就开始奔跑起来。

高蓝猝不及防,惊叫着:“哎,哎,啊!”

眼看她就要摔倒在地,刹那间,夜阳即刻飞身出去,朝高蓝落下的方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双手拖住了高蓝的身体,皎月容趁机飞奔出去抓住马缰,稳住了狂奔的马。

夜阳抱着高蓝缓缓下落。

高蓝吓到缩在夜阳怀中,大气不敢喘。

直到夜阳双脚落地,她才惊魂甫定般:“原来,哥哥这么厉害,能飞的那么高,还好还好,”随即高蓝双眸一眨,努嘴道,“骑马太危险,我再也不学骑马了。”

夜阳见她那委屈的样子,宠溺的道:“好好好,不想学就不用学。哥哥为你准备马车。”

高蓝的双眸瞬间闪烁起来:“马车?那太好了,一定比骑马舒服吧。”

“嗯,比骑马舒服多了!”夜阳见她脸上堆满笑容,心情也愉悦起来。

一会的功夫,夜阳的面做好了,给每人盛了一碗。

将最多的一碗推到皎月容面前,温和道:“来,尝尝,是不是你想要的味道。”

皎月容嘴角一弯,拿起筷子,满脸期待:“好,”随即他用筷子挑起面条,悬挂在空中,吹起凉风,片刻送入口中。

粉艳花朵边的靓丽Daisy

他嚼了几口,突然有些愣怔,他的心忽地一提:这味道……明显不对!

想着,他缓缓升起了自己的目光,将目光移到了面前的夜阳身上: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夜阳,为什么他什么都不一样了……他怎么可能不是夜阳!或许,只是他都忘记了……

想完,继续往嘴里机械的送着面条。

一直在观察他的夜阳,似乎察觉了他的那一丝质疑,于是径直问:“怎么样?跟之前的……”

“很好啊,跟之前的一样。”皎月容这才收回心神,继续不动声色大口吃着。

夜阳从他表情里看出了勉强,那些硬撑的勉强,竟然让夜阳有些心疼……自己并非他心中所想之人,如此欺骗他,是不是不应该如此……夜阳陷入了纠结之中。

高蓝在旁边慢慢嗦着面条,无忧无虑道:“哥哥做的当然是好吃,就是没有肉肉呀。”

夜阳听她如此说,微微一笑,现在的高蓝就像皎月容说的那样:比之前可爱多了,心直口快,无所顾虑。

转眼间,皎月容将一碗面吃的干干净净。

他擦擦嘴:“吃饱了,等会陪你们去看一辆马车。”

夜阳道:“不必了——”

“和尚,你这是迫不及待赶我走了?”皎月容抢声反问。

夜阳叹了口气,面色肃立缓声道:“你该知道我并非这个意思。”

与他相处了这么久,虽然对皎月容的身份还有所怀疑,但也不妨碍夜阳心里已经将他视作朋友了。

如今就要分别了,还不知道何时能再见,夜阳心中也确实升起丝丝依依不舍。

皎月容见他脸上渐渐升起阴霾,微微一笑,狡黠又调皮道:“看来,和尚你是不舍得我走了?”

夜阳沉默了一会,抬起头看着他,满脸笃定道:“总会再见的。”

皎月容起身,大笑了几声:“哈哈,”随即双手一拍,须臾,就见前面有人驾驶了一辆华丽的马车款款而来。

夜阳望着那突然出现的马车,怔怔起身:“这……”

皎月容负手而立,看着夜阳悠悠道:“这是我为你们准备的马车。”

高蓝终于吃完了最后一口,放下碗,随他们看去:“好漂亮的马车。”

皎月容看着她,温和道:“蓝妹妹,你可以进去瞧瞧。”

“好啊。”高蓝说完,就快速钻进马车里,不多时从那窗户中探出头,对夜阳招呼,“哥哥,里面好舒服啊。”

夜阳对她含笑点头,随即看着旁边的皎月容,细语道:“多谢你的用心。”

皎月容顿时露出一抹意犹未尽的笑容,继续用煽情的语气道:“我只是希望和尚你舒服点。”

“……”夜阳受不了他的这样的表情,连忙逃跑般去找高蓝。

皎月容在身后兀自笑着。

那驾马车的人走到他身边,悄声道:“二皇子,该走了!”

皎月容神色随即变得凌厉:“我们的薛郡主有消息了吗?”

暗卫道:“属下无能!实在找不到她的踪迹。”

皎月容不动声色:“马车里的姑娘,我得带着一起走,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随时听从二皇子安排。”

皎月容阴着脸提醒道:“那和尚的功夫,你们怕是应对不来,但是不管如何,我命令你们不得伤他分毫,若是伤到了他,我绝不手下留情!”

“是!”

皎月容见夜阳出来了马车,于是快速道:“先退下吧。”

说完,又换上了和煦的笑容迎去夜阳那边:“怎么样?和尚,马车还合你心意吧。”

夜阳难得露出调皮的笑容道:“挑不出毛病,看来让你破费了不少。”

皎月容一侧脸:“哪的话?你我之间还谈什么破费不破费!”

夜阳看着他,刚要开口说什么,那边的

高蓝探出头,对皎月容呼唤:“容儿,快上来,我们走了!”

皎月容一顿,随即道:“我就不上去了——”

高蓝顿时拉下脸,嘟起嘴巴撒娇道:“不嘛,不嘛,这么好的马车,我要跟容儿一起坐。”

皎月容见状,只得摇了摇头,一下子跳到马车上:“好,那我就送你们出镇子。”

高蓝一听,忙问:“送我们出镇子?那容儿要去哪里?”

皎月容幽幽道:“我要回家了,出来这么久了,家里有急事得回去处理!”

高蓝不解,追问:“那我们不是你的家人吗?也可以帮容儿一起处理啊!”

旁边的夜阳并未制止高蓝的不停发问,或许自己不好意思问出口的话,通过高蓝来询问,也是个好的方式。

皎月容一听,调侃道:“蓝妹妹想帮忙?可是心里话?”

“那是自然!”高蓝笃定道。

皎月容跟夜阳,一左一右驾着马车,缓缓的穿街过巷。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