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admin

mimei下载最新版官网

未分类

话音一落,苏陌凉手起刀落,只看到无数刀光爆射而出,像是削面块一般,霎时将原本势不可挡的长鞭削成了十几段,惊得正准备开口讽刺的慕容毓萱当场傻掉!!!

当然,亲眼目睹极品圣器被削,别说她自己,在座的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噎得说不出话来,场面一度十分寂静!

毕竟谁能料到,苏璃音会拿着上品圣器,一招秒掉了人家的极品圣器,这实在超出常理,太过疯狂!

更无语的是,苏陌凉似乎对这个结果还不太满意,竟是遗憾的感叹了一声,“废了一把好刀,看来,力量还不够啊!”

那鞭子到底是极品圣器,本身力量强得可怕,虽然被她切断了,但却把她的劈风雷鸣刀给砍缺了好几个口,以后怕是不能用了。

相信要是慕容毓萱的实力再强大点,她应该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了。

所以,这个结果,苏陌凉并不太满意。

可是,对其他人来说,却是晴天霹雳,听到这话,所有人的下巴更是差点掉到地上。

她都把人家的极品圣器削成这样了,还嫌弃自己力量不够,她还是个人吗?

特别是慕容毓萱,被打击得怀疑人生,涨红着面颊又惊又怒的质问,“!!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到底使了什么阴招!”

“我说了,长鞭对大刀,不占优势,自己不信!”苏陌凉依然是那句话。

长鞭虽然也能杀人,也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但从本质上始终不如刀和剑来得锋利。

咖啡少女气质显露纯净风采

毕竟刀和剑就算不主动攻击,光是放在那里,就是很容易伤到人的凶器。

加上苏陌凉对武技的掌握超乎常人,战斗力和灵力又十分彪悍,连跨级作战都不成问题,那根已经在大刀面前失去优势的长鞭,怎么可能讨到便宜。

但这样的真相,对慕容毓萱来说,却是不小的打击。

她一直都对自己的实力和武器抱有极大的信心,觉得以她在长鞭方面的天赋,面对锋利的武器也不遑多让,甚至会更为优秀。

可没想到她竟然遭遇了这样的惨败,让她如何接受得了。

所以,听到苏陌凉这话,慕容毓萱更是恼羞成怒,顿时掏出一把长剑,不甘心的朝她袭击而去,“也知道在武器上占了优势,所以刚才只是我让的,这次就让尝尝我剑法的厉害!”

苏陌凉没想到她自尊心这么强,失笑的摇了摇头,“还真会顺杆子爬啊,可惜慕容小姐的理解能力不太好。我说长鞭不占优势,只是基于现在的实力才这样说的。要是换个主人,觉得会打出这么差的成绩吗?所以,有这样的主人,鞭子不占优势,并不是武器本身的问题,而是的问题,懂吗?”

听苏陌凉这么一解释,台下的姬芮清等人都是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他们家老大,说话是越来越毒了,她那意思不就是说,慕容毓萱拖了武器的后腿,配不上那鞭子吗!

这讽刺人的水平是越来越厉害了啊。

果然,慕容毓萱当下被刺激得咬牙切齿,脸蛋瞬间变成个紫茄子,更是用力挥剑而来。

然而苏陌凉根本不给她得手的机会,侧身一避,步伐矫健的快速走位,完美规避伤害。

那余威打在她身上像是挠痒痒一样,屁用没有。

就在慕容毓萱疯狂斩杀之时,苏陌凉已经悄无声息,不知不觉的近了她的身,很快找准刁钻的角度,猛地一个扫腿,拍出一掌,直接将她轰下了战台。

这过程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动作行云流水,迅猛无比,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撇开灵力和武技不谈,在身手,防御和速度上,慕容毓萱依然不是人家的对手。

而且,苏陌凉最后一击连武器都没用,显然是怕慕容毓萱承受不住,闹出人命来。

但这样的手下留情,却是又一次刺激到了慕容毓萱,让她受伤的同时,更是羞愤到了极点!

苏陌凉却是没有理会她,而是转头朝着台下习惯用剑的顾秋云开口道,“看到了吗,剑可不是她那样用的,乱砍一气,花里胡哨的技能一大堆,没一个是有用的,反而会疏于防御,暴露自己的破绽的。大局意识太差,是走不远的。”

有时候,并不是武技有多厉害,有多酷炫,就能取胜,而是要找准时机,找准目标下手。

像慕容毓萱一心放在攻击上,只注重输出,就已经乱了章法,好几个薄弱的方位都没有得到很好的防御,只要敌人稍一进攻,她就得节节败退,这并不是明智之举。

顾秋云听了,神情一震,立马联想到自己以前的战斗,顿时发现自己也存在这些问题。

原来,他的每一次战斗,苏陌凉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现在正在教他作战意识呢。

顾秋云是感动不已,台下的众人却是跌爆眼球,他们没想到这苏璃音竟然利用慕容毓萱的反面教材,在现场教学,还真是不把慕容世家放在眼里啊。

“————,不要太过分!!!我承认这场比赛我输了,但我比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战胜。”慕容毓萱气得浑身发抖,瞋目切齿的大吼道。

苏陌凉闻言,微微一愣,随即才想起自己易了容,看上去要比她真实的年龄要大不少。

说来,她和这位慕容毓萱还是同龄人呢。

不过,她懒得解释这么多,只是不可厚非的笑了笑,转眸望向台下的其他备战区的选手,“还有人要挑战吗?”

看到慕容家的六小姐都被打成这样,其她大州的天才们哪里还敢轻视苏陌凉,听到这话,大伙儿脸上再也嬉笑之意,都是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至于有信心有把握的天才一辈,却是燃起好战心,只见云雁州方向站起了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

他看上去大概有三十多岁的样子,许是肌肉太过发达,衣服显得有些紧,勾勒出了那充满力量美感的线条。

“看了刚才的战斗,防御非常不错,我倒想试试,能不能防得住我的拳头!”壮男扬了扬硕大的拳头,轻轻一握,竟是能听到咯吱咯吱的骨头声,可见是个力量爆炸的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