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admin

麻豆传媒md0076沈芯语

未分类

,最快更新盛世为凰!

虽然光线那么暗,可他那一双狼一样的眼睛反倒比任何时候都亮。

他说:“是啊,我跟你一起。”

“……”

南烟不由得蹙了一下眉。

如果说过去,自己还只是将他当成一个弟弟,毕竟,把他从邕州边境带回来的时候,他还那么瘦小一只,也只可能是一个弟弟,那现在,恐怕就不能了。

现在的他,已经是锦衣卫指挥使,一个完完的,男人的模样了。

她不由得回想起在金楼别苑那一晚,祝烽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虽然知道他是无理取闹,但南烟回过头来再看一看黎不伤,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没有办法再像过去那样,心无芥蒂的与他相处。

毕竟,让皇帝吃醋,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而是一件要命的事。

当初,自己就被打入大牢。

孤寂等候的火柴少女

而之后的简若丞,虽然简家不是亡于祝烽之手,但她能肯定,祝烽对简若丞是起过杀心的。

现在,为了他,也为了自己,都应该稍微的疏远一些。

况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祝烽说了那些话让自己产生了错觉,她现在才有些意识到,好像黎不伤对自己,是跟其他人不同。

甚至此刻——

他离自己,也太近了。

于是,南烟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抬头看着他,说道:“这一次南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会有危险。你要辛苦了。”

“……”

黎不伤的眉头一蹙,那双狼一般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阴翳。

定定的看着她。

南烟以前只觉得他的眼睛,眼神都像狼,但从来没有被这双眼睛影响过,可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色太暗,周围各种灯笼殷红的光影影绰绰的,反倒给了她一点压力,她突然觉得,自己被这双眼睛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下意识的就想要偏过头去。

这时,黎不伤沉声说道:“我会保护你——和皇上。”

听到这句话,南烟又有些动容,转头看向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也好好好的保护自己。”

说完,她便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黎不伤的目光,的确太专注,看得让人窒息。

她过去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孩子竟然有这么专注的目光,那里面隐藏着的情绪仿佛一头困兽,被关在不见天日的笼子里,拼命挣扎嘶吼,想要被释放。

现在,还关着。

但谁也不知道,如果被释放出来,会如何。

就在南烟转身刚要走的时候,黎不伤突然又又上前一步,几乎是拦在她的面前:“我惹你生气了吗?贵妃娘娘?”

“……”

南烟惊了一下,也不看他,只低着头笑道:“当然没有,你在胡说些什么?”

“那你为什么——”

他刚要问,突然,身后传来了玉公公的声音——

“皇上驾到!”

顿时,众人都抬起头来,南烟也急忙转过头去,果然看见祝烽副銮驾带着身后的人往这边走了过来,他们立刻整衣肃容,对着他跪拜了下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祝烽走过来,稍微停了一下。

他的身边有两排小太监提着灯笼,将前路照得很亮,当然,周围就被映衬得更加晦暗,但即使如此,他走过来的时候,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纤细的身影。

跟黎不伤站在一起。

灯笼的光,也照不亮此刻祝烽深幽阴翳的眼睛。

他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都起来吧。”

“谢皇上。”

众人相继从地上站起来,看到他的脸色,大家顿时有些不敢说话,虽然知道这一次南下是有一些麻烦要解决,但出行的时候,皇帝的脸色就如此不好看,还是让众人都有些心惊胆寒。

生怕那句话不对,就惹到他了。

祝烽的目光如刀,从他们的身上,冷冷的扫视了周围一圈,又看回到他们。

然后说道:“准备出行吧。”

“是!”

众人齐声应道,都纷纷往自己的马车和队列走去。

南烟自然也抓着冉小玉的手,准备往自己的车驾走,可还没来得及走开,就看见祝烽走了过来。

她的脚步顿时一沉。

黎不伤已经对着祝烽拱手行礼:“皇上。”

“……”

祝烽阴沉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道:“黎不伤,之前你擅作主张,一个人跑去长清城,这种事,朕不想第二次再发生。”

黎不伤低着头:“微臣……明白。”

“这一次南下,你也知道,南方的情况跟之前已经不同了,也许会有一些危险。所以,朕要你好好的保护他的安。”

一听这话,黎不伤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抬头望着他。

连南烟也震惊的回过头。

祝烽他,他说什么?

只见祝烽的眉头微微一挑,道:“魏王年纪还小,你跟在他身边,最合适不过了。”

“……”

黎不伤眼中刚要浮起的笑意在这一瞬间凝结。

他的声音都梗了一下:“什,什么?”

祝烽一挥手,跟在他身后不远的魏王祝成轩便走了上来,轻声道:“父皇。”

祝烽道:“这一次南下,黎指挥使会跟着你,保护你的安。你不可以任性,更不可以甩掉他,不管到什么地方,你们都要在一起。”

说着,他又看着黎不伤。

那双眼睛不仅有力,更像是钉子,钉在了黎不伤的血肉里,让他动弹不得。

“黎不伤,朕的儿子,你要好好的保护,若他出了任何差池,朕为你是问!”

“……”

黎不伤低下头去,脸上飘过了一层阴霾。

只能咬咬牙,说道:“微臣,领旨。”

祝烽又低头看了一眼,那种睥睨的眼神,好像胜者看着自己脚下的败者一般,淡淡的一勾唇角,然后往前走去,准备上自己的金车。

南烟站在一旁,还有些回不过神。

她隐隐感觉到,这安排,好像是故意的?

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僵硬的黎不伤,和还有些不知所措,受宠若惊的祝成轩,这时,祝烽已经在登金车了,头也不回,只冷冷的说道:“还不上车,是要在这里当望夫石吗?”

“……”

周围的人很多,一听到这话,都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南烟下意识的知道,他是在说自己。

也不敢应,急忙往自己的车驾走去。

等到所有人都归位之后,御驾很快便离开了皇城。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