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admin

安装闪电盒子

未分类

♂? ,,

,最快更新不死武皇最新章节!

“有意思了!看来这林辰似乎真看中了这块废石!”

“这不正中了天鸣公子的下怀吗?”

“强龙难压地头蛇,就算林辰背后有御兽阁撑腰,但始终只是个外阁弟子而已,御兽阁不可能因为仅仅一位小小弟子得罪战府!”

······

众人幸灾乐祸,颇为同样的望着林辰。

“辰,怎么?”秦瑶轻声轻言,颇为不解。

“辰兄,差不多就得了,毕竟天宝城始终是战府的地盘!”独孤冲暗自提醒道,虽然不怕战天鸣,但没必要因为一块废石大伤和气。

但林辰不同,这颗龙蛋化石对他吸引力很大,何况本来就是属于他的物品。之前放弃争夺已是给了秦瑶的面子,不想惹事是非,但战天鸣是要毁了这颗龙蛋化石,他是万万不答应。

“别担心,我自有分寸。”林辰给秦瑶他们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正视着战天鸣,语气轻和的说道:“天鸣公子是吧?别误会,在下只是觉得花了十万两黄金就这么给毁了未免有些可惜。所以我现在以买家的身份,诚心向求购这颗石头,而且愿意给双倍的价格,就算是给面子,不知意下如何?”

“天!开什么玩笑!真愿意出价二十万两黄金买这块废石?”独孤冲直接无语了,就算有金山银山,也不能这么毫无意义的乱花。

素颜校花美女简色私拍写真

“它的价值我不知道,但我只想买天鸣公子一个面子而已,够大方了吧!”林辰笑道。

“果然还是天鸣公子的颜面大,看来这林辰是有意妥协了。”

“这一转手,就让天鸣公子白赚了十万两黄金,要是我的话,几辈子都挣不来!”

“林辰倒是挺知趣的,还知道讨好天鸣公子,息事宁人!要是再犟下去的话,只怕连性命都得丟了!”

······

众人议论纷纷,林辰能知难而退,先行妥协让步,是最妥善的和解。

但战天鸣可不这么认为,难得能够为难林辰,岂会罢休,而且林辰出价不菲,甚至让他怀疑,这块废石是不是真有猫腻?

想到于此!

战天鸣神情傲慢的说道:“不好意思,钱财对本少来说只是毫无意义的身外之物,本少现在就想着毁了这块废石,又能奈我如何?”

“战天鸣!别太过分!”秦瑶动怒了。

独孤冲亦是恼火不已,冷声道:“战天鸣!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我兄弟现在已经给足面子了,请也知趣些!”

“冲少!现在这块废石是属于本少的私人物品,我要怎么处置是本少的自由!”战天鸣硬是一口咬着林辰不放,藐视道:“林辰!本少听说可是位剑修者,一手快剑使得炉火纯青,那本少今日倒真得好好见识见识。若能在剑术上赢了我,本少自会将这块废石双手奉上!”

“果然得罪了天鸣公子没好下场,看来是吃定林辰了。”

“天鸣公子可是剑宗弟子,八转真武修为,剑艺了得,别说是一个林辰,就是十个百个林辰也不是天鸣公子的对手。”

“不就是块废石吗?直接放弃不就得了,非得要如此纠结,自寻麻烦!”

······

众人对林辰的举动颇为不解,认为林辰就一根死脑筋而已。

秦瑶则是气愤不已,冷视着战天鸣说道:“战天鸣!明知我辰师兄远不是敌手,却要如此刻意为难,不觉得有些卑鄙了吗?”

“本少有为难吗?”战天鸣沉冷道:“如果一个男人,连保护自己女人的实力都没有,那他根本不配去拥有!竟然如此钟情于他,想他定有非凡之处,所以我建议秦瑶小姐,好好问问这废物,敢不敢以男人的方式跟本少决斗一场!”

“辰师兄根本不是的对手,他怎么可能跟比斗?”秦瑶愤然道:“更何况,我钟情于辰师兄,并非是取决他的修为高低!因为在我心里,无论辰师兄变成怎样,他永远都是在最深爱的人!他赢,我陪他君临天下!他若输,我就陪他东山再起,矢志不渝,此生不悔!”

矢志不渝,此生不悔!

最后这八个字,直接表明了秦瑶的决心与态度,证明了自己对林辰的感情是有多忠诚。

“小妹,跟着一个毫无前途的废物,何苦呢?”秦虎真的无奈了,对林辰的恨意也更深了,暗哼道:“林辰,若拖累了我小妹一生,就别怪我心狠!”

独孤冲、苏猛也是面色惊怔,难怪林辰会拒绝了独孤雪一片倾心,得此贞女,相伴一生,不离不弃,夫复何求?

战天鸣听到这话,像是遭受到五雷轰顶,巨大打击般,莫大的耻辱感,让他心底燃起无穷怒火,气得五官几欲挪位,双目赤红,杀气弥漫。

“瑶儿!”林辰双目蠕动,望着眼前洁美的容颜,清澈如水,毫无瑕疵的灵眸,心中感动万分,便一手牢牢握住秦瑶的纤纤细手。

秦瑶待他如此情深,林辰又怎能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失望?

旋即!

林辰转身傲立,气势骤变,像是与天下人为敌般,冷眼蔑视,霸气十足。好似在这世间,唯有秦瑶一人,值得他温情以待。

“战天鸣!”林辰目光锐利,嘲讽道:“不就是看上了我家瑶儿!想要在我瑶儿面前,借机数落打击我,好让我当众难堪!为此满足那颗无耻的虚荣心!不过有一点倒是说得没错,在这残酷的世界里,想要守护自己钟爱的女子,实力才是资本!那我现在就如所愿,以男人的方式跟决一高下!要是我输了,往后我便奉主,任奴驭!但要是我赢了,必须得完好无损的将这块石物无条件赠我,还得当众向我道歉!我现在就问敢不敢!”

敢不敢?

战天鸣憋了好久,然后放声大笑:“哈哈!这是本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一个武脉尽断,被逐出师门的废物,竟然在问本少敢不敢?”

“这林辰不会是脑子烧坏了吧?”

“岂止是烧坏了,我看是蠢到没救了,难道不知道天鸣公子代表着什么身份吗?以天鸣公子的实力,随便动根手指头都够捏死林辰了!”

“自古红颜是祸水,林辰这次可真得死在女人手上了,不过也是他不自量力,咎由自取!”

······

群人一个劲的数落林辰,以林辰的实力,想要在剑术上战胜战天鸣,无疑是难如登天,自取耻辱。

“冲哥,觉得辰兄吃过亏吗?”苏猛不禁问。

“他不让别人吃亏就得烧香拜佛了!”独孤冲白了眼,虽然战天鸣的实力不俗,但以独孤冲对林辰的了解,从不打没把握的仗。

“找死!”秦虎冷哼一声,鄙视道:“还好这废物被逐出了碧云门,不然丢脸就得丢回碧云门了!不过也好, 这小子就是太嚣张了,不吃点苦头是不会长记性的!我倒要看看,这一战败了,以后还拿什么脸再来缠着小妹!”

“辰,···”秦瑶几分担忧。

的确!

记得在碧云门的时候,林辰还远远没有达到真武境修为,就是她也是勉强跨越了三转真武境。才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林辰的天赋再恐怖,也不可能如此逆天的达到与战天鸣分庭抗礼的地步。

林辰却是紧紧握着秦瑶的手心,投去一个自信的笑容:“瑶儿!从认识我以来,只要是我决定的,何曾输过?而且现在是为了,我就更不能退让,也没有失败的理由!请相信我好吗?”

秦瑶娇容一怔,望着眼前面色坚毅的林辰,心中突然一暖,微微点头:“恩,我相信,不过也别太为难自己,切记小心!”

看着林辰与秦瑶含情脉脉的样子,战天鸣怒火更盛,扬着剑叫喝道:“废物!少在本少面前恶心!是男人就滚上来!”

闻声!

林辰神情淡漠,不发一言,漫不经心的迈着步子,一步步走上展示台。

而贺甲生怕遭殃,早就吓得躲在一边。

“真上去了,这林辰是真不要命了!”

“们猜结果如何?”

“还需要猜吗?林辰要是不死都是幸运了!不过以天鸣公子的行事风格,只怕不会杀了林辰,但变成废人是在所难免!”

······

众人指指点点,战天鸣在天宝城名气极大,而林辰在传闻中是种种不堪,不用想也知道会是林辰惨败为结果。

“虽然本少对满肚子不爽,但我却不得佩服的勇气!”战天鸣仰头道,冷厉的眼神中竟是藐视的意味。

“我也很佩服的无耻!”林辰冷言回绝。

“很好!再一次激怒了本少!放心,待会本少自然会对手下留情,不会伤性命!但本少却会彻彻底底让变成一个废物!”战天鸣面色骤冷,气势加剧,无故生风,寒风凛冽。

“辰~”

秦瑶捂着心口,担忧不已。

“小妹!这是他存心找死,到时可别怨我!”秦虎轻哼道。

“我兄弟可没想得如此不堪!”独孤冲白了眼,然后偷偷凑到秦虎耳边,窃窃私语的笑道:“对了,忘了告诉,我兄弟现在可是御兽阁的预备内阁弟子呢。”

内阁弟子!?

秦虎面色惊怔,宛如遭了晴天霹雳般,脑海思维晃荡,久久难以回神。

御兽阁内阁弟子,若要与剑宗比对的话,那也是接近内门弟子了,而战天鸣的实力,也就是在剑宗外门前十左右而已。

Related Posts